首页  >> 时代先锋>> 正文
高原尖兵苏彦喜
来源:本站原创 发布时间:2014-5-30 13:22:00 作者:敖渝

“嘶”,车子的发动声划破了高原的黎明,天还未亮,苏彦喜已经出发了。远处的山渐渐清晰,车子在云贵高原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,到达全长9578米的云桂铁路全线控制性工程对门山隧道。

“彩云之南,我心的方向。孔雀飞去,回忆悠长……”然而在高原修铁路又是另一码事。十七局集团四公司承建的云桂铁路云南段5标地处云贵高原,跨越丘北、砚山两县境内近60公里。一只只“拦路虎”横在对门山隧道穿越之路上,围岩等级差,地质复杂,还面临通风、反坡排水……33条构造,300米一变真是让施工队伍苦不堪言,大伙真是烦透了,都指望副经理兼总工程师苏彦喜给出解决问题的方案。“地质多变,那就采用不同的方法开挖。围岩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” 他和副总工程师兼工程部长侯代影一起蹲在现场,因地制宜制定措施。“苏总对待技术措施,不赞同经验主义,他要求在现场反复研讨试验,找最有效、最经济的解决方法。”侯代影说起这位领导兼导师毫不掩饰崇敬之色。

“就拿者丘双线特大桥来说吧,处于冲沟地带,风特别大,直接影响移动模架过孔,我心底也没底。” 副总监兼安质部长才泳回忆起者丘双线特大桥还一脸苦涩,“苏总却丝毫不畏惧。他不去考虑难题有多难,只管快速寻找突破口。先是制定现场带班领导小组,对每一片梁浇筑、张拉全监控,以确保安全质量。又邀请专家现场‘把脉问诊’。最后,难题都解决了。这不,我们已经为即将在这举行的集团现浇梁现场观摩会做好了准备。”

正如才泳所说,难题解决过后就觉得其实没有当初想象那么难,但当时,无数人面对这样的境地都会在心底打个问号,可以退缩吗?而苏彦喜却压根不知道“畏惧”二字如何书写。

云南山大,看得见、喊话听得见的两个人见面却得走上半天。上场初期,洞口所处位置根本没有路,别说车子进不去,人都只能连走带爬。苏彦喜一百二十斤的体重却要负重七八十斤仪器和测量队一起徒步,一走就是一个多月。一次,一名队员在半山腰踩滑,眼看就要摔下去,他一把抓住队员稳住了对方,自己却因为惯性狠狠得跌落下去,荆刺穿透工作服在他身上留下了几条鲜红的口子,测量队长李满义急的满头大汗,他却不以为然,笑着说:“这就是眼下流行的徒步攀爬啊”。为了减少负重,每人每次只携带一升水,他们这个小分队经常是体力透支,嘴唇干裂,头冒金星。云南强大的紫外线,几天时间让整个测量队晒得脱一层又一层皮。毫无退缩之意,苏彦喜和大家认真总结头一天遇到的问题,换上更好走路的鞋子,更合理分配团队负重合作,精准徒步路线,减少无用功,第二天又意气风发的出发了。

让我们再来看一场漂亮的战役。

2003年青藏铁路,作为预制公路孔梁的作业队长苏彦喜,在预制第一片梁时,就遇到预制梁腹板开裂的难题。这476孔梁为整个十七局管段供给,重要性不言而喻。苏彦喜昼夜不停从书和资料中试图找到破除瓶颈的办法,但是失败了。第二片梁依旧破裂,施工队伍催促,制梁队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。没有可以直接借鉴的方法,那就还得依靠现场试验。苏彦喜带着他的作业队在低温,寒冷的恶劣环境中,反复试验,失败,再试验,还是不行,继续试验。终于在预制第三片梁的时候找到了解决裂缝的方法,给每片梁加一根12毫米的钢筋。只用了十天的时间,就突破这项技术难题。大家对他这支作业队竖起了大拇指。

说苏彦喜是高原尖兵毫不夸张。从内蒙到青藏,再到云贵,他的足迹遍布我国三大高原,呼武公路项目、青藏铁路项目、云桂高铁项目,他从一名普通的技术员成长为总工程师,靠的就是尖刀般的韧劲,和用技术炼金术点石成金的智慧。这一刻,37岁的他仍然战斗在高原上。

 
Copyright @ 2008-2009 中铁十七局集团第四工程有限公司  版权所有
联系地址:重庆市北部新区洪湖西路18号上丁企业公园24-25幢 电话:023-67030811 传真: 023-67030811
ICP许可证号:渝ICP备06003345号  本站由重庆 佰业科技 提供技术支持 重庆动画制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