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>> 时代先锋>> 正文
一片冰心在玉壶——记一个用筑路人理想与力量作画的铁建人苏彦喜
来源:成渝客专 发布时间:2012-7-31 9:14:00 作者:敖渝

又到雨季,全局各线纷纷加强汛期安全检查,做好抗洪抢险准备工作。窗外的雨倾盆而至,漫天的水汽,模糊了时间的概念,让空间也没有了间隙。

此刻,想起了一个人。仿佛就在昨天,在彩云之南,他的事迹依然深深的感染着我,他是我们中的一员。他说需做一行爱一行,他说态度决定一切,他说坚守是一种责任。作为北方男子汉的他豪爽大气、不拘小节,也拥有一颗玲珑剔透心。苏彦喜,一个一心奔赴祖国万里江河,崇山峻岭、千沟万壑有他跋涉的身影。在山脊上,太阳下,月光中,一个用筑路人理想与力量作画的铁建人。

20105月,云桂高铁第五标上场。7月,云南进入漫长的雨季。

云桂高铁五标地处云贵高原,跨越文山、砚山境内近60公里。绵长的雨季,影响了工程进度,也摧毁了大家的信心,施工面临极大考验。彼时,作为分部总工程师的苏彦喜,愁上眉头。按理说,苏彦喜曾经进驻内蒙,上过青藏,足迹遍布我国三大高原,呼武公路项目、青藏铁路项目、云桂高铁项目,也算战功赫赫,何所畏惧。然而,他却不这么认为。历史只能代表曾经的辉煌或者沮丧,现在一切都是未知,不能经验主义,要成功必须立足于脚下,因地制宜,超前谋划。

这一天,清晨。六点刚过,天灰蒙蒙没全亮,苏彦喜就带队出发了。车子行驶在十八弯的山路上,又晕眩又颠簸。从分部所在的六郎洞发电厂到六郎隧道进口,海拔要从八百多米升到两千多米,大家都开玩笑说每天要做几次飞机,刚开始大家都不适应,从山上下来,耳朵嗡嗡嗡的,好半天才能恢复,不少同志都出现头晕,恶心,缺氧,腹泻的症状,不过还好,人的生命力总是极其旺盛的,渐渐的大家适应了,高原反应也不那么频繁。

皮卡车在山路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对门山隧道出口便道。大雨对便道的损坏程度真是让人心痛啊,那么多付出换来的便道,几次大检查中,业主和各兄弟单位都十分肯定和赞扬的路啊,几场雨的冲刷,不仅仅是对便道的损坏,还有工人们的信心。苏彦喜的脸色不好看,他心疼溢于言表,但是他处在这个总工程师的位置上就更不能乱了阵脚,自己要沉着冷静才能指挥好现场。召集了现场技术员,在仔细勘察了现场,对既定的解决方案做了稍微的调整,苏彦喜开始亲自指挥了,排水、通水沟和涵管、夯实坍塌地方。时间分分秒秒过去,便道也在逐步恢复。十几公里的便道,一处处检查,然后指挥补救,苏彦喜没有一点不耐烦,相反随时发现问题,立刻解决问题。给现场技术员全面明确安排了工作后,他马上奔赴下一个隧道口。

还记得5月项目刚上场时,为尽快展开施工,先要确凿无误的把隧道口的点找出来,接着建家建线。首当其冲的就是测量工作。他亲自带队,徒步翻山越岭,寻找洞口的位置,一遍又一遍复核,确认。云南的山大,喊话听得见,彼此看得见的两个人,要想握握手,几弯几绕,却要走上大半天。没有路,车无法行驶,只能背上仪器徒步,他还跟队友笑称这是当下流行的徒步攀爬。当然这种极限挑战还得考虑自带那一升的水,不能带多,要考虑负重,一人一升水一个来回,喝完了就没有了。体力透支,太阳刺眼没水没食物的滋味可还历历在目呢。

有一次,完成一天的测量工作的他们,回到分部驻地,门没有开,大家一股脑都坐在了地上,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,连做个表情的力气也没有,就像刚经历大雨洗礼的湖面,平静后再泛不起一点涟漪。更要命的是,云南那强大的紫外线,没几天就让整个测量队活脱脱的掉了一层又一层皮。可是,隧道口的位置没有找全,便道无法修建,还得用脚走,用背背,用肩扛,用毅力顶起。终于,几个月后,便道修道了洞门口,建起了驻地,可谁能体会,这随便一条便道就是二十几公里的路程,当初他们是怎么一遍又一遍走过的。也许大山不会忘却,也许乡民会世代传唱。

下午六点五十分,到了今天最后一站,苏彦喜把技术员召集起来,详细地了解了施工情况,进一步给大家明确了下一步工作。已经八点了,不过还好,这是离项目部最近的一个隧道口,还有二十分钟就可以到了家。虽然骨头散了架似的,但是,苏彦喜十分高兴,解决了大雨带来对各个便道破坏的问题,隧道口的点也确定了,炸药库也开始修建,今天不错,任务都完成了。身体和心情略微得到了放松。

其实,他每一次成功都不是偶然,那是一步一脚印的积累,是全神贯注的结晶。

在青藏线,他是预制公路476孔梁的作业队长。高寒缺氧、永久性冻土,高原无人区难以抑制的寂寞,在这恶劣的自然环境里,想要吃一顿熟了的饭菜却成了一种奢侈。缺氧、寒冷无时无刻不再考验着他。但这并不影响他在工作上的钻研。预制一片梁需要三四天,在预制第一梁的时候出现了问题,裂缝!苏彦喜不眠不休,翻书查资料,终于在预制第三片梁时解决了因为寒冷引起的裂缝问题,那就是给每一梁左右各加六个15号的螺纹钉,在当时,这无疑是一项技术突破。

晚上八点二十分,大家回到项目部,吃着热腾腾的饭菜,一天的疲惫都烟消云散了。对明天要打的硬仗,大家都又充足了电。白天都在跑工地,资料只有留在晚上做,苏彦喜来到办公室。不用说,今天起码又要两点以后才能睡觉了,他是个不能等的人,今天完成的工作,资料一定要跟上,他觉得这样有利于找到问题解决问题,而且这样才能实现真正的规范化。他从小成绩很好,甚至有些狂妄,要做什么事,一定要百分之一百二的用力做好。不得不说,对自己的行事要求上,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。闲暇时,他喜欢读书。修路之前先修身,没有人品,又哪来的精品。

他守时,时间观念重,谁迟到谁早退,他可没有好脸色。他觉得利用时间就要像从海绵里挤水。他从不吝啬,尽自己最大力量导师带徒,他觉得把自己的一个苹果,给了别人,也可能得到别人的苹果,何乐不为,何况这本就是自己的责任。纵然有千般好,他却只是笑笑说这些不过是生活习惯罢了,不足挂齿。当好的习惯成为每日生活的组成部分,自然而契合,那么成功还能不找上门吗?

暮色早已降临,他还在伏案,神情专注。等做完最后一份资料,抬起头来,看看表,凌晨了一点五十分,他笑了笑,今天比较早,可以睡个好觉了。看着黑色的夜,苏彦喜想起顾城的那句话,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。夜最奢华,因为里面包含了太多太多。

说起他的家人,孩子今年已经十一岁了,十分懂事,妻女的理解简直超乎寻常,问他家人有没有责怪他常年不着家,他笑呵呵的说:“没有,我妻子很支持我,一说哎呀太忙了,今天过年不能回去了。她就说那我只好带着孩子过来看你呗。”说这些时,他眼睛里是带着自豪的。也正是因为家人无条件的支持,他才得意义无反顾的一头扎在这高原一线,热情的工作着。

也因为这样,他始终都没有动摇过自己对铁建的热爱、始终没有停止过自己对高原的奉献、始终没有放弃过自己内心的那份坚守!

就像白云坚守着蓝天,骆驼刺坚守着戈壁,草原坚守着雪山……这就是坚守的意义。坚守,是一种缘分,坚守,更是一份责任。

他乐观爽朗的笑声,总给人留下及其深刻的印象。天性豁达,胜而不骄。他就如同一片冰清玉洁的雪,连同一颗赤子之心,盛在玉壶中。

凌晨两点,他倒头就睡,进入梦乡。这是他生活中大多数的一天,平淡,波澜不惊,似乎又不是那么简单。

 
Copyright @ 2008-2009 中铁十七局集团第四工程有限公司  版权所有
联系地址:重庆市北部新区洪湖西路18号上丁企业公园24-25幢 电话:023-67030811 传真: 023-67030811
ICP许可证号:渝ICP备06003345号  本站由重庆 佰业科技 提供技术支持 重庆动画制作